阿哲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圈:

突然文艺.jpg。偶尔也画点沙雕梗和黄兔以外的东西…………


这个是洋妞发现的埋的很深的原著梗。原著里罗严塔尔去米达麦亚家做客的时候曾经送过黄色水仙花,OVA里也还原过。


这种花英文名jonquil,中文其实叫丁香水仙,它花语有双重,一种是“爱我,欲求,渴望感情的回应”,另一种是“家庭幸福,仅仅是友谊”。


再次感叹田中菊苣真大手啊……


画菲尼画得好开心,植物和背景用了网络素材

米缸:

陈年老梗+图省事用的新人设_(:з」∠)_

冷到哭着问有没有小天使愿意陪我聊银英啊红茶党最好

[银英/莱杨]一段野史 9

肥皂剧:

包含CP:莱因哈特/杨,腓特烈四世/杨,腓特烈四世/安妮罗杰,吉尔菲艾斯/安妮罗杰,罗严塔尔/米达麦亚轻微暗示


角色: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杨威利


警告:需要警告的很多无法赘述,故事梗概就是警告。


故事梗概:作为腓特烈四世宠姬的杨在皇帝死后,与权臣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的故事。




就,写的烂,理解下。


——————————


静谧的星空在人们的头顶闪烁着。


在遥远的地球时代,人们曾经将星空划分成不同的星座,然而在人类脚步已经遍布全银河系的如今,这种划分已经自然而然的消亡了。


威利伯特.冯.梅尔卡兹走入会议厅的时候,正好听到布朗胥百克公爵做下决断。


“那就让他们借道。”公爵说道:“优兹黑姆的这些跳蚤,居然敢乘着我正忙的时候闹事,既然罗严克拉姆那个金发小儿想要借道,我也省得功夫。”


梅尔卡兹的暗叹一声果然。


“还是公爵英明!”一旁的幕僚拍起马屁:“让罗严克拉姆的舰队,对上优兹黑姆那些不法分子,既消灭了叛军,又损耗了罗严克拉姆的实力,一举两得呀!”


看了一眼那个幕僚,梅尔卡兹从对方那标志性的八字眉认出这是艾森哈特伯爵家的子嗣。


“不行。”老将出列否决了盟主的提议。


“嗯?”布朗胥百克公爵没想到会有人反对,正待发火,却发现走出来的人是自己任命的大军总指挥:“梅尔卡兹提督?”


“优兹黑姆兵少力弱,罗严克拉姆携大军之势碾压而过,肯定能直接将其直接拿下。”梅尔卡兹的声音有一点点老年人的含混与疲乏,但是他的态度却很坚持:“到时候,大军携胜利余威,再与奥丁的舰队前后夹击,我们怎么办?”


布朗胥百克公爵的脸色难看起来。


“那难道能放着不管吗?”


放着不管,自己与立典拉德罗严克拉姆他们宣战,岂不是屁股后面还有火在烧。


“我们可以和他们结盟。”






杨没料到会在优兹黑姆见到梅尔卡兹提督。


在此之前,梅尔卡兹就曾向他发过邀约,他答复说是会尽快联系,不过现在优兹黑姆和布朗胥百克的星域通讯已经中断,让联络变得十分困难。


让一位老人千里跋涉过来找自己,实在不是杨的作风。


“舍恩菲尔德伯爵,”老提督道:“如果可以的话,和我一起去盟军吧。”


这是他之前提的邀约。


杨挠挠头:“我没有带兵打仗过啊。”


但是在场的两个人,都知道这不是真话。


在弗里德里希四世还在世的时候,杨曾经作为宠姬伴驾出征,皇帝御驾亲征,是为了征服自己远方兄弟的叛乱,而对方叛乱的缘由,则是因为皇帝强娶了他的未婚妻。


那是杨第一次登陆到宇宙舰队的旗舰。


 梅尔卡兹也在那次出征的名单上,正是这种机缘巧合,让梅尔卡兹与杨有了交集。


他对那时的青年留有印象,大概在入宫四五年后,不过二十岁出头,杨站在弗里德里希四世身边,就像是个普通的书记员,在老提督的眼里,这位青年委实和传闻中受到皇帝盛宠的姬妾搭不上。


席间,皇帝征询起了自己姬妾的意见,当他问出“文里,你怎么看”的时候,在场的军人们莫不是勃然变色,感觉备受侮辱。


杨此时还未被授予舍恩菲尔德的姓氏与爵位,只是依靠在皇帝陛下脚边的玩物,面对陛下垂询,即使在众人的怒视之中,他也只能老实回答。


“不知道马尔克斯坦侯爵的叛军中,将领是谁,是什么性格呢?”


发问时并没有真的期盼会得到回复的弗里德里希感到惊奇,他让梅尔卡兹汇报了杨的提问。


得到了自己所需的情报的杨沉思片刻,袒露了自己的想法,他毫无顾忌,对在场将军们的铁青脸色视而不见,让梅尔卡兹印象深刻。


可惜的是一位男宠的荒谬言论自然毫不被重视,弗里德里希四世也并没有要强硬的推举自己宠姬的想法,放任将领们自行处理。


一直到自认天命的将领们铩羽而归,被马尔克斯坦侯爵的舰队团团围住,杨的重要性才凸现出来。


对这群将军来说,陛下御驾亲征,结果被遭遇围困,身陷敌营,实在是奇耻大辱,自己玉碎没有问题,带累陛下就无法原谅了,在这种近乎歇斯底里的恐慌中,杨提出了自己新的构想。


他越过弗里德里希四世,将自己的方案递交到了梅尔卡兹提督手上。


这场“特拉巴哈叛乱”以戏剧性的原因开启,最后也是戏剧性的落幕,梅尔卡兹提督大获全胜,他对杨的谋略非常欣赏,秉承着正直的人格和惜才的心向皇帝进言,想要将杨收入军中。


可惜的是弗里德里希四世对于梅尔卡兹力呈的人才论并不关注,依然将杨拴在自己身边。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在那之后,杨与梅尔卡兹多有联络,老将的经验与胆识让杨受益良多,而杨展露出来的天才构想与优秀谋略也是梅尔卡兹念念不忘。


直至如今。




“我恐怕不能去盟军,”杨对自己颇为敬重的老提督道:“无论是布朗胥百克公爵,还是立典亥姆公爵,都不是一个好的顶头上司啊梅尔卡兹提督。”


闻言,这位端方的老提督也只能露出苦笑。


“我已经加入了优兹黑姆独立军,”杨话锋一转,给出了另一份答复:“不如盟军与我军联合呢?”


这想法与梅尔卡兹不谋而合。


“事实上,我来此处,真是准备与优兹黑姆独立军谈结盟的事情的。”


“是独立政府。”杨修正。




优兹黑姆独立政府坐落在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令梅尔卡兹感到吃惊的是领导人居然是以为女性。


“这是我们杰西卡·爱德华主席。”


主席长了一张清丽的面容,十分年轻,和杨差不多年岁,她剪着短发,穿着干练的职业套装,与梅尔卡兹日常打交道的贵族淑女截然不同,杰西卡朝他伸出手来:“感谢您的到访,梅尔卡兹提督。”


老将犹豫了一下,握住了递过来的那只手。


杨站在杰西卡的身后,在他旁边同样并列立于杰西卡身后的是一位年龄甚至比梅尔卡兹还大的老人,他身材不算高大,但看得出十分硬朗,在杰西卡将自己介绍出去的时候,对梅尔卡兹敬了个礼。


“亚历山大·比克古。”老人自我介绍。


“比克古将军是我们独立军的总司令。”


梅尔卡兹眯起眼睛,回了比克古一个军礼。


老将军放下手来,露出可亲的笑容:“杨已经是我的幕僚了,听说您想拐走他,那可不行啊。”




由于几个人都不是热衷繁文缛节的个性,因此大家很快就开始专注于联盟合作的达成以及接下来要应对的问题。


优兹黑姆独立军的装备和兵力都远远不如盟军,对布朗胥百克公爵而言,这场结盟不过是为了安抚后方,杰西卡等人就像是随时可以按死的跳蚤。


但是梅尔卡兹远远没有自己的上司那么乐观,虽然布朗胥百克公爵将总司令官的职务交给了自己,可是门阀贵族们的私兵步调不一致,补给不统一,非但不够齐心,甚至还互相掣肘,与此同时,他们将要面对的敌人还是罗严克拉姆侯爵那个战争天才。




登上旗舰的时候,比克古将军滑了一下,杨想要去扶他,结果自己并没有好多少,差点造成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重大事故,还是波布兰当机立断,把他们两一把抓了起来。


“就算是临阵脱逃,这样跑的太早了吧提督?”波布兰笑嘻嘻的对两个人道:“比克古提督年纪大了就算了,杨参谋你……”


杨尴尬的抓抓头发,道了个谢之后装作无事发生。


“确实年纪很大了呀。”比克古将军点头,对自己的生理状态有着准确的认知:“不过我们老兵,要教你们的还有很多呢。”


他从少年时期加入革命军,一直在帝国内参与游击战,昔日的伙伴基本凋零,只留下三三两两坚强的活着。


“依我看,我的好运还未到头。”比克古将军摸着下巴:“没想到还有开着帝国战舰的一天。”这艘旗舰是由梅尔卡兹提督带过来的军备之一,内里装潢完全是帝国的风格,让杨恍惚回到很多年前。


优兹黑姆的独立政府是肯定无法撼动帝国这棵大树,但是杨却不能将他们放下不管,无论是将有流亡意向的人送走,还是为他们争取喘口气,杨都想要去尝试。


他并不认为自己改变历史,不过另一方面他又有些羞愧,因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改变历史的想法,就说明他有些自负了。




在优兹黑姆宣布独立的次月,布朗胥百克公爵与立典亥姆公爵达成结盟,宣布讨伐立典拉德-罗严克拉姆反逆势力,为维护帝国正统而战,帝国中枢奥丁发文,皇帝陛下严厉斥责了这种荒谬言论,并责令罗严克拉姆侯爵为总司令,率领宇宙舰队迅速平叛。至此,银河陷入到混乱与血型的漩涡中去了。


再次月,交战双方在基弗依萨星域遭遇,帝国内战正式打响。




马尔巴哈附近的宙域由于环境的恶劣,帝国公用航道远离此处,是一片混合着混乱与死寂的宙域,然而如今这里却充斥着光芒和炮火,无数舰队在其中游走,炸裂的舰船残骸漂浮在宇宙中,仿佛坟场一般。


莱因哈特坐在指挥席上,身边是他的幕僚奥贝斯坦,最近一个月来他带着舰队平叛,虽然大小总有收获,却始终没有称心如意之感,时常会在某处出点纰漏和缺憾,让他渐渐感到焦躁。


“阁下为何心急?”奥贝斯坦进言:“门阀贵族们且战且退,即便此时负隅顽抗,也不过是做困兽之斗,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已经从基弗依萨出发,前去围捕布朗胥百克公爵,依在下之见,胜利不过是时间问题。”


幕僚仿佛无机质的话语没能安抚住这位狮子,莱因哈特咬住嘴唇,秀美的眉毛皱在一起。


“还是说阁下对罗严塔尔上将他们没有信心。”


“当然不是。”莱因哈特呵斥他:“梅尔卡兹确实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将,但他应该退休了。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对付他完全足够了。”


“那阁下还有什么可忧虑的?”


因为那不协和音。


在出征时莱因哈特被混合着兴奋的战意裹挟,他既想胜的快速,又可惜太快会让自己不能尽兴,年轻的元帅甚至真切的为此苦恼过。


然而随着战事的深入,这份苦恼早被他抛之脑后。门阀贵族的盟军称不上有多善战,不过是草台班子搭成,虽然有着优秀的军备,指挥部却实在寒碜,在莱因哈特眼里,唯一算得上是威胁的,也只有梅尔卡兹这员老将了,让他没想到的是,梅尔卡兹在另一条战线上与罗严塔尔米达麦亚相持,自己这边却竟然也总不能尽善尽美。


仿佛始终有什么人在给他使绊子,莱因哈特察觉得出有的时候对方仿佛是个傻子,舰队调度毫无章法,但有的时候,由有如神助,天降奇兵。


“对面的指挥部,是有不同的决策者吗?”莱因哈特沉思,通讯兵传来消息,己方的包围可以完成,这一次,他一定要全歼叛军。


“开火!”




战事焦灼,杨也没有办法,虽然独立军与门阀贵族的盟军合作,但是双方都缺乏点诚意,因此在战场上也完全无法说配合的天衣无缝。


在一开始,就把梅尔卡兹提督逼退到另一条战线,莱因哈特还真是老辣呀,杨苦笑,站在比克古后面观摩战况。


“我还未想过要死在这哩。”老将手里捧着纸杯,他喝了一口咖啡对自己年轻的幕僚道:“米林克尔加一级上将呢?”


“正在焦头烂额吧。”杨回答,他对这位盟军将领实在是没有半分好感,会犯错的人不少见,但是步步都错的将军可就太难得了。


比克古看出他的不满,也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杨将手中的文档扔到一边,爬到桌子上坐着。


“打是打不赢了。”这位幕僚道:“跑倒是还跑得掉的。”


他将全息图像展开,拨动到A1的宙域,在两个月前,杨还根本不会使用这些设备。


“这边由于黑洞和恒星的缘故,每周会有一次宇宙风循环……正好挡在这位中将阁下的舰队前面。”




大概几个小时候,在比克古和杨的舰队大摇大摆的在被轰开的缺口溜走的时候,旗舰伯伦希尔上正充斥着莱因哈特的怒火。


“毕典菲尔特!他在做什么?!”